您的位置:计世网 - 牛圈

“打X办”重出江湖举报6名前员工 谁挠了华为的脆弱敏感神经?

邹震- 2017.01.20 09:43 0条评论 牛圈

李一男事件再度重演了。1月18日,华为“打X办”重出江湖,在距除夕仅仅8天的情况下,将6名前员工送进了拘留所。

尽管声称与内部资料泄露有关,但为何华为在这些员工创业的两年的时间中没有任何举动?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们成了竞争对手酷派的员工?

“华为能容忍下两年的时间,就不能忍受这短短8天时间吗?”有网友在微博、朋友圈中如此抱不平。然而,在知情者看来,与李一男事件相似,华为此举是为了杀鸡儆猴,以此来提醒现在员工不要加盟竞争对手。只不过,作为全国智能手机出货量最大的企业,华为究竟为何大费周章唱这一出戏?

华为这样抢头条好么?

1月18日,华为内部通报称,六名前中高层领导涉嫌泄露内部资料给酷派与乐视,一个月前进入了看守所,已于昨日被捕,其中包括华为一些明星产品的设计师。

然而,三十分钟后,事情却突然发生变化,华为改口称,这一事件不涉及华为中高层,只是工程师和设计师,而且跟乐视、酷派没关系。

一时间,这一内部通报事件变得迷雾重重:内部通报的事儿,怎么没有搞清楚就这么昭告天下?跟乐视和酷派究竟有没有关系,提前没有调查清楚么?

针对这一闹剧,有网友在微博评论称:“一早看到华为高管被通报被抓,给乐视酷派泄密,接着就辟谣说不设计(涉及)乐视酷派,也不涉及高管。这一波头条被你抓住了,不过更感觉是有组织预谋的阴了乐视一次,估计有操盘手在背后使招。”

这次事件颇为蹊跷。有知名行业自媒体发布文章称:“今天(18日)上午消息被泄露出来,至于来源,虽然未必是华为官方,不过众多华为PR有意无意的向媒体打电话证明了一点,华为虽然不愿意官方宣布,但希望媒体更多宣传这一事件,与之前华为处理多起内部腐败案件的路数完全不同,比如荣耀前CMO因为腐败被诉讼媒体鲜见报道。华为希望这次的事件广而告之。”

如果真是故意想要闹大,华为此举真是有损风度。

那么,此次受到通报的6名前员工究竟是否与乐视酷派有关?

据酷派公告显示,华为前6名员工离开华为后,于2014年8月加入上海艺时公司经行K1儿童智能手表的开发,其中一名员工申请的儿童手表天线设计疑似构成对华为专利的侵权,该专利估值约300万。其后从律师,家属等途径了解到,这六名员工不论是在华为在职期间还是离职以后,都未带走华为关于儿童手表的任何图纸、技术文件和源代码。更不涉及将所谓的内部文件交给乐视和酷派。

“打X办”再现江湖

这次的大手笔,又一次牵出了“打X办”这一华为内部最为心胸狭窄的神秘部门。

而这一部门上一次出现于媒体报端,还是在去年5月。当时有分析师撰文表示,针对乐视大量挖角华为骨干员工,华为在最高经营层EMT成立了“打乐办”。除此之外,在十年前,华为最为知名的一个举动是成立 “打港办”,目的就是打击“叛逃员工”李一男创立的港湾网络。

出身于华中科大少年班的李一男深受任正非器重,1993年从该校硕士毕业后进入华为研发部,凭借出色的技术、业绩及领导能力,1995年升任主管华为最要害的部门中央研究部的总裁、公司副总裁,1998年任华为公司常务副总裁。

当时,李一男在华为排行第二,而任正非更是对李一男直接以“干儿子”相称,公司内部所有人都认为他将是任正非的接班人。

然而,少年得志的李一男并不甘于接手一张已经做好的大饼。2000年,任正非号召员工内部创业,李一男决定要离开华为,尽管在2000年4月,任正非在深圳五洲宾馆专门为其开了欢送会,但这件事对其的打击非常之大。

李一男离职后,创立了“港湾”直接与华为直面竞争。有报道显示,在当时,离开华为创业的员工达到3000多名,港湾在管理和研发上直接复制华为模式也带来了负面效应,于是华为在2004年成立“打港办”针对港湾进行策略性打击。

当时打港办厉害到什么程度?有文章直指,有时候李一男刚开完会,华为就会第一时间获悉他说了什么;港湾一度希望通过上市摆脱经营困境,结果被华为以知识产权问题搞黄了;除此之外,更致命的一个动作,就是在2005年成功狙击西门子对港湾的收购。

在这样不尊重规则的恶狼面前,李一男没招了。在“打港办”连续打击下,港湾网络最后只能选择将资产卖给华为,而根据协议,李一男也最终回到华为再工作两年,仍出任副总裁,但事实上,重回华为的李一男已被雪藏。

据华为内部员工透露,任正非是在通过李一男,向所有华为员工发出警示,希望能够以儆效尤。

为何要等两年后才痛下杀招?

如果又是杀鸡给猴看,为何这次事件如此诡异?

据媒体报道,这6名前华为员工与李一男一样,都是从华为辞职出来创业。只是与李一男创业与华为有直接竞争关系之外,这6名员工的创业方向与华为一点关系都没有。

难道是因为李一男给华为带来的伤疤过于深刻,现在仍在隐隐作痛?

除此之外,这件泄密事件的另一个蹊跷之处在于,6名前华为员工在创业期间,华为并没有举报,为啥现在才痛下杀招?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们加盟了酷派和乐视吗?

有业内声音猜测称,华为此次通报6名前员工,也许只是打着知识产权旗号,根本原因在于他们加盟酷派,从而变成了华为手机的竞争对手。之所以在春节前突然举报,显然是害怕春节后一旦有员工离职,会选择加盟竞争对手,这也是为了杀鸡给猴看,威慑内部员工。

“快两年了,不举报!现在人家刚加盟酷派就举报了,服了华为!”有网友在新闻下面如此评论。

除此之外, 对于“打乐办”这一说法,虽然华为否认这一机构的存在,但从这次事件来看,“打乐办”确实存在,而且运转很好!

都说胸怀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从这件事上,也可以看出华为的胸怀与格局。

其实,应当看到的是,随着时代的变化,每一个年代的员工都会有自己的价值观和选择。不是乐视在挖角华为,而是华为员工不甘于留守旧时代,愿意投身互联网生态时代。令人可惜的是,华为却选择逆时代而行固守旧模式,对于员工的去留如此施以狠招,着实令人唏嘘。

两种商业模式和企业文化的竞争

表面上来看,华为与乐视是因为员工互撕,但从本质上,这是两种商业模式和企业文化的竞争。

其实,自华为终端原荣耀总裁徐昕泉加盟乐视、以及接任徐昕泉担任荣耀总裁的刘江峰加盟酷派开始,华为与乐视就这么被人们联系到了一起。市场上一度有声音称,乐视和华为终将会有一战。

这一切的导火索在于乐视贾跃亭于2016年4月发出的一封火药味十足的公开信,他指出:用户正在变得日益理性和成熟,他们开始对品牌缺乏忠诚度,只为自己的即兴冲动和真实体验买单。企业应该把选择权交还给用户。除此之外,贾跃亭更是宣布乐视将引领硬件进入免费进代。对于这种行为将会引发的争议,贾跃亭称“他们可以去嘲笑他们的嘲笑,但我们一定会坚持我们的坚持。”

硬件免费?贾跃亭你是要砸谁的饭碗?中国智能手机领域中,谁的硬件出货量最大不用说了吧。所以,这一封信发出,引来华为某轮值CEO在朋友圈中评论,表示对乐视的商业模式嗤之以鼻,并表示免费的,也可能是最贵的。

似乎自此,这两家梁子就此结下。可以说,乐视的生态模式、推出的硬件免费方案,点到了目前硬件厂商们的“死穴”。如果跟随乐视定价,必然少赚真金白银;但要是不跟随,市场会被一步步瓜分。这或许是促使华为正面开撕乐视的第一个原因。

除此之外,在2016年,乐视超级手机的销量突破2000万台,这这一数据,魅族花了7年时间,小米也花费了数年时间。日前,乐视获得168亿元注资,融创孙宏斌更是在交流会上直指,“这次有100亿主要在解决手机的问题。”

也就是说,在2017年,乐视的一部分重要精力和资金将用在手机上,难道正是这一举动再次触动了华为的敏感神经?


文章评论

关注作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