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计世网 - 业界人物

数据猿专访|罗斌:微软加速器北京创投圈的神秘“掌门人”

邹震- 2017.03.15 16:33 0条评论 业界人物

数据猿专访|罗斌:微软加速器北京创投圈的神秘“掌门人”

微软加速器北京驻企CEO罗斌

来源:数据猿 记者:张叶

初识罗斌

在见到罗斌之前,记者一直以为会见到一位西装领带白衬衫、一板一眼、不苟言笑的传统外企大老板。但是,当罗斌一手抱着笔记本跟资料夹,一手夹着支签字笔,迈着轻盈的步伐从办公区域走出来,面带微笑跟记者打招呼的时候,之前所有的想象都被打破。微笑是暖的,握手是热的,这位微软加速器北京的“掌门人”,完全就是一位邻家低调内敛却不失睿智的长者。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这是记者对罗斌的第一印象。

罗斌,1964年天津生人。在跟记者聊天时,罗斌还曾调侃,自己其实也是一枚“北漂”,而且过着“双城”生活——因为他的家人都不在北京。所以最幸福的时候就是有长节假日时,他能飞回家人身边全家团聚。

作为微软加速器北京驻企CEO,罗斌每天都会把大部分时间投入到工作中,正如他所说:“不是在见创业者,就是在了解创业者的路上。”每天早上七点半准时到公司,晚上9点之后才离开公司,接近14小时的工作时长已经成为他的工作常态。这足以让很多过着朝九晚五生活还整天抱怨“工作好累”的年轻人感到汗颜。

为了有一个饱满的精神状态,罗斌习惯每天早上六点钟起床,时常会选择地铁、公交上班,一方面是为了错开北京的早高峰,另一方面他想要看看这个城市其他人的生活百态,因为“亲身感受”是他的生活信条。

罗斌说:“人活一辈子,很多东西我们都只能有幸见识一次,体验一次,即使一个地方去两次、一场歌剧看两遍,也会有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很多感受错过了就是一生的遗憾。”所以,罗斌最大的爱好是旅行,能够静下心来看看这个世界,亲自去体会并感受旅程中的那些“第一次”。

不仅如此,罗斌还喜欢健身,他说这样除了让自己在高强度的工作中保持身心健康之外,还可以结识很多富有朝气的年轻人,了解当下年轻人的想法,因为他所接触的创业者大多都是这样一批人。

这是罗斌对生活的热爱与信仰,也是记者对罗斌更深层的第二印象。

与微软结缘

微软加速器自2012年7月在中国北京启动以来,可谓人人皆知,这家加速器堪比创业者的黄埔军校,“比哈佛还难进”也是外界对它最深刻的印象,因为在以往入选的团队中,入选率从未超过2%(第一期是0.3%,最新的第九期是1.7%)。当然,微软加速器北京的战绩也是十分辉煌:毕业140家企业,93%以上获得新一轮融资,总估值超过400亿人民币,估值增长率超过400%,其中还涌现出3家“新三板”挂牌企业(数据堂,成都谛听,鸿翼软件),13家公司被兼并收购。

然而,这样一家极具行业权威的加速器,在2015年底上一任“掌门人”及主要管理成员离职时,一度陷入管理危机,并引发外界无数热议和猜测,“究竟什么样的人将会扛起微软加速器北京的重任?”。

随后,在2016年2月,罗斌顶着“光环压力”加入微软,并开始负责微软加速器中国地区事宜。那些漂亮的数据背后,究竟有多少人付出了多少心血,大概只有罗斌和他的团队成员最清楚。

罗斌上任之后,微软加速器北京一方面开始重点关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虚拟现实等面向企业级市场的技术创新,这也是微软在传统领域的企业客户和战略合作伙伴一直渴求的技术创新;另一方面,由原来帮助初创团队在发展初期快速获得市场和用户,转变为推动成熟团队,尤其已有过融资经历的企业,帮助其提升核心竞争力,以此间接推动微软云计算服务在中国市场的发展。

说说创业那点事儿

罗斌说,“没有什么事情是比帮助创业者更加有乐趣的。”

三年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之后,一波接一波的创业者前仆后继出现在创业市场。如今的北上广深,更是遍地创业者、遍地投资人,尤其北京中关村,堪称“中国硅谷”,几乎每走几步路就可以看到一个鲜艳的“创业”招牌映入眼帘,大到街道写字楼小到一家煎饼店咖啡馆,都是创业大军里的一员,各大路演现场PPT轮流PK。

创业,这是一个带点儿高冷又带着点儿逼格的词,也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创业,就好比围城,有的人想尽办法要挤进创业大军,有的人却苦于创业的艰辛而难以挣脱束缚。当谈到对创业者的看法时,罗斌首先告诉记者,他也曾有过两次创业经历。

从90年代初期到2013年,罗斌一直有机会接触美国的公司和工作。虽然现在常驻北京,但每年依旧会多次前往硅谷,所以他对硅谷大部分公司十分了解,对硅谷这样的创业地区也认识颇深。或许正因如此,罗斌才更懂创业、更懂创业者。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罗斌在英特尔工作时,其大老板安迪格鲁夫就曾每天下班后,开车到硅谷创业公司去,了解创业者的创新创业经历和困难,并为他们提供建议,而且是完全零报酬的免费服务。即便如此,都会让他忙的连一杯咖啡都顾不得喝就前往下一家公司,如此反复一直到晚上八九点钟才回家。安迪格鲁夫格所做的这些事对罗斌影响颇深,也是罗斌选择接手微软加速器北京区运营的原因之一,因为这样一来,他能够帮助的企业绝非一家,而会是许多的创业团队。

过去2年,中国创业孵化市场全面升温。据科技部统计,在2015年,全国孵化器有1600多家,2016年各类创业孵化器超过4300家。罗斌告诉记者,“我们和其他人不同。”

罗斌认为,很多孵化器都侧重于扶植早期项目团队,这些团队的90%会因为在发展后期无法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取得突破,被迫夭折,这样的结果就意味着孵化器的早期扶持工作变成了无用功。微软加速器关注的更多是处于成熟阶段的企业团队,尤其是处于A轮左右的项目,因为这个时期正是企业更加需要发力占据市场的阶段。当创业者从缺乏理性的扎堆创业转变为想让企业有长足发展时,加速器是能够帮助他们创造更多价值,提供更多发展的。

给的诱惑太大,竞争太激烈

不要钱,不要股份!还免费送你价值300万人民币的微软云(Azure)服务支持,入选后企业估值增长至少4倍...这些令人不可思议的“诱惑”足以让无数创业团队两眼放光,跃跃欲试。但是,微软加速器入选的严苛程度也绝非徒有虚名。

罗斌他们每期项目招募都会收到1000+份商业计划书,团队初步筛选出300家公司进行初试。初试时,这些团队都有1小时时间介绍自己的项目,然后评审从中选出20-25家团队参加最终评审委员会面试,并最终入驻微软加速器。罗斌向记者透露,微软加速器北京区评审委员会中约三分之二成员都是活跃在一线的VC大咖,另外还有很多微软内部技术人员和其他大型企业的技术专家和高管。

不过,罗斌看项目时有自己的眼光和标准。

在加入微软之前,罗斌曾在英特尔公司工作超过13年,其中8年以上效力于英特尔投资。所以,罗斌称得上是一位资深的VC投资人。罗斌坦言,他看项目就是以VC的投资眼光跟角度为标准的。不过他强调,VC标准不等于VC目的,换言之,他们是要帮助这些企业有更长足发展而并非单纯只是为了投资。

罗斌指出,“我们不着眼于短期商业利润收入,而是主要看这些企业能否在云计算领域扩大影响力。我们希望能够在云计算领域培养出一系列榜样典范和典型应用场景。如此一来,我们为云计算行业带来的新市场、新应用场景的价值将远高于我们的付出。因为在未来,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领域都将会实现爆发式增长,从而会进一步拓展微软的云创新生态体系。”对于这一点,从他们往期的团队情况也能看得出——此类团队数量占比约7成。

当然,这么优越的条件往往也会引来创业圈各个维度的“青睐”。罗斌向记者坦言,有很多申请微软加速器的团队确实只是为了“微软加速器校友”之名而来,所以这样的项目通常不会顺利毕业。

此外,也有重复递交申请的“执着”团队。这些团队的情况罗斌他们会十分熟悉,因此会更加关注这些团队在前后几次申请中是否有了“长足长进”,发生了变化。如果依旧对其商业模式、发展战略等情况不清晰,拿不出具有说服力的商业计划书,虽然罗斌他们还是会为其指出问题,但是拿不到微软加速器的“通关卡”。

不过,在他们现有的校友里,就有一支团队曾经几经波折,申请了足足三次之后终于得以迈进微软加速器大门。所以,那些曾经被拒之门外的团队还是有希望再次争取的。(本文记者张叶 微信:1104644189)

福利时间:

想加入微软加速器的年轻创业者们,Tips已经帮你们拿到了,未来看你们的!

1、首先,申请团队要认真阅读“微软加速器”官网,清楚了解已经量化的入选标准;

2、请认真研究前几期“学长”、“学姐”团队是什么样的企业类型,以及微软加速器近期在企业、行业领域选择方面的变化趋势;

3、请明确自己企业和团队是否可以谦虚的接受批评指正,是否有勇气果断地作出改变

注意事项:

1、微软加速器(北京)每期团队都是面向全国招募,但是入选的团队在最初几个月内需要在北京办公,当然微软加速器会免费为其提供10人内的办公场地。

2、团队创始人的职业背景和素质是也是入选的考核标准之一。

3、入选团队如果不努力可能会面临不毕业的成绩,也将无法享受微软终身校友权利。

微软加速器北京往期明星团队:

明星校友团队

创始人

学期

图灵机器人

俞志晨

第一期

数据堂(上市)

齐红威

第三期

91金融

许泽玮

第三期

活动行

罗子文

第四期

量化派

周灏

第五期

IT桔子

文飞翔

第六期

Growing IO

张溪梦

第七期

普林科技

鄂维南

第八期

8期企业入住时估值

9.2亿人民币

8期企业毕业时总估值

26.5亿人民币

来源:数据猿

文章评论

关注作者的人